内页banner

联系我们

南通棋牌

联系人:吴经理

手 机:13962372287

 座机:0512-52939201-8003

邮箱:wusheng@jscscxhj.cn

南通棋牌

地 址:常熟市方浜工业园区虞丰路10号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中联重科设备发生事故致死5人 产品质量受质疑

发布日期:2020-07-30 22:55 作者:南通棋牌 点击: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10日讯 近日,由中联重科自主研发制造的QUY1000履带起重机在使用过程中由于主臂断裂,造成5死1伤的重大事故,引起了行业内对其性能和质量的质疑。事后,设备购买方上海至圣委托专业机构对涉事起重机基节主臂断裂处焊缝进行了质量鉴定。鉴定结果显示,断裂处焊缝存在多处未焊透及夹渣缺陷。随后,上海至圣以产品存在质量缺陷为由,将中联重科告上法庭。

  近日记者获悉,由中联重科生产的QUY1000履带起重机在工程方使用过程中,因发生事故导致5死1伤。目前施工方上海至圣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至圣)已将中联重科告上法院,质疑其生产的中联牌QUY1000履带起重机存在质量缺陷,并要求索赔约2000万元,目前此案仍未开庭审理。

  2009年3月10日,上海至圣与中联重科长沙分公司签订了购买中联重科生产的QUY1000履带起重机的《购买意向协议》。约定上海至圣以分期方式用人民币5400万购买中联重科生产的1000T起重机,自起重机投入施工现场之日起8个月为试验调试期,中联重科长沙分公司在该期间内为起重机提供专职保养和人员培训,并保证起重机的及时调试并达到正常使用工况。随后,双方又签订了《买卖合同》,在上海至圣支付了1000万元首付款后,2011年3月27日,中联重科向上海至圣交付了起重机。

  2011年9月26日,上海至圣与甘肃龙宝风电工程有限公司达成租赁事宜,将该起重机用于华锐风电甘肃酒泉1台5MW风力发电机组吊装工作。2011年10月2日,该起重机在中联重科长沙分公司的技术人员组装及调试下安装完毕并开始进行作业。

  但在2011年10月10日22点40分左右,起重机在吊装5兆瓦风机机舱时,由于基节主臂断裂,起重机倾倒并侧滑,造成5人死亡和一人重伤。随后,上海至圣立即组织救援并对死者进行善后工作。

  根据当地政府及甘肃省酒泉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的《事故调查报告》显示,调查组认为这是一起发生在作业场所、作业期间,由作业人员违章操作引发的较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起重机倾覆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操作员违章作业,致使路基板倾斜度超标,导致吊臂倾斜,在起吊过程中产生侧向屈曲变形。在累积损失的情况下,当回转操作时,受回转惯性载荷影响,瞬间侧向载荷超出起重机主要受力构件的强度极限,吊臂根部断裂,最终倾覆。酒泉市安监局依据事故调查报告于2011年12月30日向上海至圣做出罚款25万,对法定代表人黄茵作出罚款1.7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对操作员明登强作出责成上海市质监局撤销其作业证的处罚。

  对于此决定,上海至圣于2012年2月27日向甘肃省安监局提起行政复议,由于酒泉市安监局未依法举行听证,在甘肃省安监局的问责之下,酒泉市安监局于2012年5月11日自行全部撤销了上述行政处罚。但2012年6月5日酒泉市安监局向上海至圣又寄出了相同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同时寄出了听证告知书。上海至圣于2012年6月12日提出听证申请。酒泉市安监局于2012年6月29日组织召开听证会。尽管听证会上上海至圣对调查程序和调查结果提出了有力的质疑,并提供了相应的证据,但酒泉市安监局并未回复,而是于2012年7月23日再次作出了与第一次相同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鉴于酒泉市安监局在行政处罚过程中存在诸多程序和实体上的错误,上海至圣于2012年10月22日提起了行政诉讼。

  其代理律师傅莲芳表示,《事故调查报告》中提到路基箱与地面倾斜度为13/1000,认为起重机路基板倾斜度超标,而事实上,该技术报告未有任何测量机构和测量人员的盖章或签名。事故发生时,事故起重机站位点车载水平仪显示起重机完全处于水平状态。事后,上海至圣公司委托了专业测量机构对路基板进行测量,并未发现超标现象。

  此外,傅莲芳律师认为调查报告认定司机歪拉斜吊也是错误的。调查报告中认定事故起重机吊装时斜拉的结论是基于起重机第一次试吊所出现的问题,而试吊是起重机作业的惯例。在第一次试吊时,当指挥及司机发现问题后并没有强行作业,而是及时停止了作业,并进行了检查和处理。而第二次起吊时,司机完全是在起重机仪表显示正常且现场作业人员指挥正常的情况下进行起吊,并没有发生斜拉情况,司机操作并没有违章现象。

  为了证明该事故完全是因为起重机存在质量问题而导致的,上海至圣特意委托中冶集团建筑研究总院焊接研究所对事故起重机基节主臂断裂处焊缝质量情况进行了鉴定。根据该研究所出具的《QUY1000履带起重机基节主臂断裂处焊缝质量情况》显示,事故起重机断裂处焊缝存在多处未焊透及夹渣缺陷。

  另一方面,该起重机在华锐酒泉基地的使用系事故起重机第二次使用,该使用工况仅系第一次,事故发生距离起重机实际交付才半年,该时间尚在《购买意向协议》约定的八个月试验调试期内,起重机操作人员持有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流动式起重机(履带吊)操作证,从业十余年,且之前中联重科已经对其进行了数月的操作培训。而在事故发生时,中联重科长沙分公司委派的技术服务人员也在现场提供技术指导。

  除了焊接报告,傅莲芳律师还表示,上海至圣方面有证据证明,事故起重机在事故发生前,标示的的起重能力超过了国内外的所有同类型起重机,而在事故发生后,中联重科主动降低了其性能工况。这些都充分说明中联生产的1000吨起重机性能与实际性能不符,有明显虚高的可能。

  基于以上种种理由,上海至圣多次发函要求中联重科退回起重机,并返还已支付的合同款及赔偿损失,但是中联重科均未理会。

  3、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损失人民币共计9621074.66万元(包括1)、为伤者程国强垫付的费用250548.56元;2)、现场事故处理费用115.75万;3)、起重机拆除费用100万元;4)、委托鉴定焊缝质量情况的鉴定费用1万元;5)、起重机保险费用203026.1元;6)、无法履行与甘肃龙宝签订的设备租赁合同所导致的经营损失290万;7)、无法履行与北京保都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吊装施工合同所导致的经营损失335万元;8)、律师费50万元;9)、因事故受到的行政处罚款25万元)及逾期支付的利息;

  2009年3月10日,原告与被告下设的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工程起重机分公司(以下简称被告的分公司)签订关于中联牌QUY1000T履带式起重机(以下简称起重机)的《购买意向协议》(以下简称意向协议),该协议约定,原告以人民币5400万购买被告生产的1000T起重机,并于意向协议签订后支付定金人民币50万,该协议还约定自起重机投入施工现场之日起8个月为试验调试器,被告的分公司在该期间内为起重机提供专职保养和人员培训,并保证起重机的及时调试并达到正常使用工况,原告与被告分公司在合同中约定的这八个月是要求被告在该期间委派技术服务人员确保起重机操作的安全。2009年4月4日,原告与被告的分公司签订关于起重机的《工业品买卖合同》,该协议约定,起重机享受“三包”服务,服务期限为一年。“三包”服务按照《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液压履带起重机产品“三包”服务条例》规定执行。2010年5月10日,原告与被告的分公司签订关于起重机的《分期付款销售协议》,该协议约定,起重机交付前原告向被告的分公司支付人民币1000万(包含定金50万),剩余款项在起重机交付后依约支付。上述协议签订并生效后,原告于意向协议签订后向被告的分公司支付定金50万,2011年3月原告又向被告的分公司支付第一笔货款950万,上述款项共计1000万支付后,被告于2011年3月27日在其厂内向原告实际交付起重机。

  2011年9月26日,原告与甘肃龙宝风电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龙宝)就起重机的租赁事宜签订《设备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甘肃龙宝租赁原告的起重机用于甘肃酒泉1台5MW风力发电机组吊装,合同价款为290万,租赁期限为2011年10月2日至2011年10月17日。合同签订并生效后,原告于2011年9月将起重机从新疆乌鲁木齐运至酒泉华锐风电基地并开始组装,被告的分公司也按约定指派于泽烽和欧阳远新到施工现场对起重机进行组装及调试。2011年10月2日起重机组装完毕并准备就位。2011年10月10日22点40分左右,起重机在吊装5兆瓦风机机舱时,基节主臂断裂,起重机倾倒并侧滑,造成5人死亡和一人重伤。事故发生后,原告为处理事故后续事宜(包括拆卸、运输及为伤者支付医药费等)支付了巨额费用。另,因起重机事故使得原告无法再继续履行之前所签订起重机租赁合同所约定的吊装业务,致使原告经营损失巨大。

  事故起重机系被告自主研发制造的第一台1千吨位的起重机,价值高达5400万,其关键部件均依赖进口,但在相同工况下中联QUY1000t起重机的起重量超过了同级别的三一重工1000t、徐工集团1000t、抚挖1250t、德国产利勃海尔1350t、德国产德马格1250t及1600t履带式起重机,原告认为被告生产的起重机性能与实际性能不符,有明显虚高的可能。

  由于起重机是基节主臂断裂导致倾覆,原告在事故发生后委托中冶集团建筑研究总院焊接研究所对起重机基节主臂断裂处焊缝质量情况进行鉴定,该研究所出具的《QUY1000履带起重机基节主臂断裂处焊缝质量情况》显示起重机断裂处焊缝存在多处未焊透及夹渣缺陷。

  起重机在华锐酒泉基地仅系第二次使用,使用工况仅系第一次,且距离其实际交付才半年,该时间尚在上述协议约定八个月的试验调试期内,也在一年的三包服务期限内,起重机的作业人员明登强持有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流动式起重机(履带吊)操作证,且之前被告已经对其进行数月的操作培训,被告的分公司委派的技术服务人员也在现场提供技术指导的情况下仍然发生基节主臂断裂致使起重机倾覆导致人员伤亡的事故。

  原告基于上述事实认为,起重机作为被告初次研发的精密特种设备,在设计、制造及工艺等方面都明显存在产品质量缺陷,。原告因该缺陷直接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鉴于起重机存在严重的质量缺陷,原告多次发函要求被告退回起重机、返还原告已支付的合同款及赔偿损失,被告却置之不理。根据《产品质量法》、《侵权责任法》、《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为保护原告合法权益,原告特诉至贵院,恳请贵院判如所请。

  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酒)安监管罚[2012]执法-1